字节戒“游”
发布时间:2024-02-24 21:49:17 来源:商洛市某某化工涂料运营部 点击次数:4

  11月26日下午,游“字节跳动朝夕光年在研项目或将全部解散”的字节戒消息引爆游戏圈。11月27日上午,游13楼天台被封。字节戒中午,游leader开会确认裁员事实。字节戒下午,游各路友商HR已抵达现场,字节戒拉横幅、游扫码加群招聘。字节戒一位朝夕光年员工感慨,游“字节特色,字节戒重要消息永远都是游外部先知道”。

  效果拉满,字节戒既真实又荒诞。游尽管并不完全如外界猜测一般全部关停或全面退出游戏业务,但字节跳动在这一板块上的态度也已经不言而喻。主动也好,被动也好,字节跳动终于还是做出了“戒”游戏的决定。

  “字节范儿”裁员

  “周五提案,周日decide,周一last day。”字节跳动这场裁员的突然和精彩程度,可能不亚于把自己CEO开了的OpenAI。以至于有网友调侃,裁员的高效也是字节范儿的一种体现。

  此前,字节跳动关闭朝夕光年、全面退出游戏业务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引发广泛关注。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的业务和人员调整。

  具体而言,在研还未上架的游戏项目,将全部解散,相关人员将被裁撤。已上线且权重较高的《晶核》《星球:重启》和《航海王》将保持正常运营。

  11月27日中午,朝夕光年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确实会有业务方向和组织调整,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但同时,也会做好已上线产品的持续运营,充分保障玩家的权益。

  风口浪尖上,星球重启官方下场回应。11月27日下午5点55分,星球重启官方公众号以“别担心,我们会好好活着”为题发布了一篇声明,强调期公司针对游戏业务有一些资本结构的安排,引起了外部的一些讨论。

  “但请各位幸存者放心,它们对《星球:重启》项目和团队影响有限,我们始终与项目同在,与千万幸存者同在”。星球重启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朝夕光年成立于2019年,是字节跳动旗下的游戏研发与发行业务品牌。有媒体援引接近字节跳动人士的消息称,调整决策由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而得出。

  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朝夕光年上一次广泛进入大众视野,也是因为裁员。

  根据晚点LatePost的报道,2022年6月至9月初,朝夕光年进行了部门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组织调整和项目裁撤。

  4个自研工作室中,上海101工作室解散,已上线的代表作《花亦山心之月》仅保留40多人,合并到发行部门继续运营;其余两个项目,已上线的《DC英雄:放置联盟》和研发超过三年的《全明星激斗》都已整体移交给相关合作伙伴。

  北京绿洲工作室和杭州江南工作室都有项目裁撤,部分人员转岗至PICO、沐瞳和深圳的一个自研游戏项目。

  “跳不动”的游戏

  “从去年开始已经明显感觉到,朝夕光年不是很想研发新项目,不想再投成本了,可能当时的重心已经转到了发行线。”两个月前主动离开了朝夕光年的李天(化名)回忆,朝夕光年的侧重点早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促使他作出离职决定的,是发现自己所在项目组的盈利情况已经十分勉强。“字节在这里投入了这么多人,就挣这么一点钱是很不划算的,而且整个项目组的人对于盈利情况也都有感知。”李天说道。

  按照游戏公司正常的运营逻辑,一款游戏运营两年,大概率会抽一半成员开新的项目,但朝夕光年没有这样的举动。

  一边是项目微薄的盈利,一边是没有新项目开启,员工愿意走就走,公司也不会招新人,种种蛛丝马迹,让李天最终作出了离开的决定,“当时就想过会裁员,但没想到波及面这么大”。

  去年用以承载被裁项目员工的PICO和沐瞳也已经自身难保。今年11月7日,PICO发布内部通知,宣布进行裁员,并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

  不久前,还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正在寻求以不低于5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旗下游戏公司沐瞳科技,流传的截图显示,“沐瞳也不顺利,估计只能卖20亿美元”。

  公开报道显示,2021年3月,朝夕光年花费40亿美元收购了沐瞳科技。在这之前,沐瞳科技一直以东南亚市场为中心,布局海外市场。当时,市面上对沐瞳科技的估值在20亿-30亿美元。

  对于沐瞳的情况及游戏业务未来的计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了字节跳动,但未收到回复。

  经济学家、新金融专家余丰慧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字节跳动在游戏开发方面相对较晚,缺乏足够的经验和资源来应对市场竞争。此外,与其他游戏公司相比,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的品牌认知度和用户群体相对较弱。

  朝夕光年的官网显示,目前公司共有6款产品,分别为《晶核》《星球:重启》《航海王热血航线》《花亦山心之月》《MARVEL SNAP》和《代号:SPARK》。

  《晶核》可以称得上是朝夕光年自研的第一个爆款。该游戏上线于今年7月,根据七麦数据,《晶核》上线首周在iOS平台流水就达到近7000万元,并在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前十霸榜近一个月。近期上线的科幻题材生存RPG游戏《星球:重启》,在上线首周新增用户破千万,目前位于畅销榜TOP10、免费游戏排行榜TOP6。

  焦虑的字节跳动终于有了自己的爆款,为何还是走到了今天?互联网投资人庄明浩对北京商报记者提到,恰恰是因为游戏上线了,才让那些沉没在此前冗长研发过程中的“隐性成本”彻底暴露。

  “字节有能力让任何一个产品在上线之初达到畅销榜这个位置,那么挣广告费不香吗?游戏事业部用的那些资源给钱吗?如果把这些成本算上,《晶核》整体肯定是亏钱的。”庄明浩称。

  在庄明浩看来,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大平台公司肯定会更倾向于“聚焦主业”,做游戏远不如卖广告,对于研发周期长、重投入且风险高的业务,最终的选择多半就是“砍掉”。

  “游戏公司不仅仅是流量为王。”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张书乐表示,昔日腾讯在拥有QQ和微信两大流量池之时,确实捧红了很多爆款,但真正被业界看作是一个游戏大厂,则是以英雄联盟开路,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双剑合璧之后才达成。

  字节想要进击游戏,和当年阿里进击游戏一致,即在游戏这个吸金行业里,寻找新的增长极。但张书乐判断,以内容为长具有流量场属性的字节,在游戏领域的拓展能力毕竟有限,做一定的断舍离,是暂时退却,未必此后不会卷土重来。

  版号“背锅”?

  字节跳动的消息一出,整个游戏圈都在“吃瓜”。陈泽(化名)对北京商报记者形容,游戏群里,大家对裁员的讨论早已不局限在字节跳动,很多大厂都在裁员。

  一个月以前,因为欠薪,陈泽刚从一家小型的游戏公司离职。一个月以来,招聘的消息太少,而他投出的简历也大多石沉大海。

  余丰慧认为,近年来,游戏行业监管加强,限制了游戏内容等方面的创新,导致游戏公司的生存空间缩小。而且国内游戏市场竞争激烈,大量公司涌入游戏市场,导致市场份额分散,头部效应明显,小型游戏公司生存困难。受到经济下行等因素的影响,游戏行业的收入下降,导致行业整体不景气。

  但事实上,网络游戏版号已经能够实现稳定正常的发放。10月26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公布了10月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87款游戏拿到了版号,过审数量和上月基本持平。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官方数据,今年1-10月,共发放国产网游版号786个,月均发放87个。

  回望过去几年,版号可能是影响游戏行业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但版号的稳定发放为什么没有带来行业的春天?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4天以前,庄明浩做了一次关于社交、游戏和科技的节点性总结。当时他给当下的游戏行业做了一句总结,即马太效应变得更加明显了。

  他把这个行业里的头部企业形容为“大家伙”,大家伙的代表中,不止列进了腾讯、网易、米哈游,即便是在多数人眼里游戏业务并不特别理想的朝夕光年,也算得上是“大家伙”的一员。

  有数据显示,今年暑期中国手游大盘上涨了8%,上述4家企业大约吃掉了70%的增量,网易一家可能就吃掉了40%的增量,庄明浩称:“这就是现状,强者恒强,并且越来越强。”

  李天也提到,现在的游戏行业已经不是“换个皮”就能赚钱的时候了,大家都在卷内容,只有大团队做的高质量内容才能赚钱,如果只是简单地换个皮,玩家早就不吃这一套了,小公司自然很难再开新项目。

  对比彷徨的2022年,庄明浩认为2023年也有了一些新变化,这些变化体现在了产品上。他用了6款产品举例,分别为《重返未来:1999》《小冰冰传奇》怀旧服、《马赛克英雄》《寻道大千》《萌宠宠之战》和近期大火的《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

  这些游戏代表着不同的市场潜力,比如怀旧服的成绩印证着大龄玩家需求的存在,“变态服”背后加速体验游戏流程的需要,短剧类游戏、互动类游戏的红利等。庄明浩引用了腾讯总裁刘炽平的一句评价:伴随着市场的成熟,社交的作用在下降,游戏产品和品类的作用在上升,用户的口味变得更泛化了。

  张书乐则提到,国内游戏行业在今年开春就逐步进入回暖和爆发状态,精品游戏、游戏出海的双轮驱动效果,已经让国产游戏有了更大的活力。字节的选择,只是从整个平台战略层面,对暂时难以跨界游戏而作出的调整,和整个行业大趋势无关。

  2023年上半年,中国游戏行业已有回暖迹象。《2023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1-6月,国内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规模为1442.63亿元,同比下降2.39%,环比增长22.2%。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