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外包服务商清退加速
发布时间:2024-02-24 22:08:25 来源:广西某某餐具售后客服中心 点击次数:51645

  支付机构服务商治理整顿工作仍在持续中,违规外包这次是服务支付机构集体的主动出击。 11月22日,商清速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退加支付宝更新了“服务商违规作业清退名单”,违规外包截至目前已有23家服务商因违规行为被清退。服务从违规的商清速行为来看,既有冒充支付机构违规收费的退加,也有冒用机构品牌虚假宣传的违规外包。除了支付宝外,服务多家支付机构也向记者表态,商清速正在对合作中的退加外包服务商实行动态风险监测,一旦违规,违规外包将视情节进行罚款、服务扣除违约金、商清速终止合作并上报行业黑名单及报送公安机关等处置措施。

  23家被清退

  “只要交3万到6万元不等的技术服务保证金,就可以成为刷脸支付设备的区域服务商,每推广出去50台就可以获得3万元现金返佣,推广100台可返6万元。” 这是近日在某场假冒支付宝官方授权服务商举办的线下招商会上,来自一位自称投资顾问人士的宣传话术。

  当天,就有受害人被其成功洗脑,并很快转了6万元保证金,又签了“服务商合作协议”合同。但直到被拉进伪造的客服群,并被要求不能私加微信,遇到问题也找不到负责人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骗。

  而这,仅仅是无数案例中的一例。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在浙江、安徽、广西、广东、黑龙江、上海等地,频繁出现假冒支付宝等平台名义,进行虚假宣传招商、招代理的侵权欺诈行为。

  通常,这些推荐会现场工作人员会身着印有支付机构LOGO的工作服,发放相关宣传资料。他们往往自称支付宝的工作人员,以“低成本、高返佣、快回本”等作为噱头,对受害人进行洗脑,然后利诱受害人先付款再签合同,并收取几万元不等的合作费或保证金。

  而这些违规行为也正在迎来支付机构的重拳出击。一位支付宝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平台有明确要求,对成为线下支付刷脸设备的服务商,需具备收银系统开发等多种能力。刷脸设备也只能通过官方或指定渠道购买,并不会设置所谓“未达标”需商户承担违约金、机器使用费等约束或惩罚。另外,今年以来,支付宝开放平台已有针对性地对假冒平台实施招商招代理的侵权欺诈行为展开了治理。

  截至11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支付宝持续更新的打击违规行为声明中,包括厦门御同付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好睡眠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云南艺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嗨呗金融服务有限公司、青岛嗨呗支付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服务商,被列入违规作业清退名单,至此,因违规作业被支付宝清退的服务商已达23家。

  这些被清退的服务商中,有企业存在冒用支付宝名义进行“数字云街”“本地团购”等项目推广,发展所谓“市/区级服务商”并收取高额合作费的违规行为;也有机构冒用支付宝品牌名义进行虚假宣传,以招收所谓如意Lite产品“区域代理”的名义收取高额加盟费或代理费等。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咨询顾问苏筱芮表示,支付公司近期对外包服务商的违规作业打击治理,从行业层面来看,能够正本清源,将外包服务商中的“劣币”清除出市场,对于支付外包服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构成利好,而从消费者层面看,外包服务商的违规作业也对金融消费者的权益造成了不同程度的侵害,以支付宝为代表的支付机构严厉打击冒用等行为,能够为消费者营造更加良好的支付环境。

  冒用品牌等打击加码

  目前,支付机构展业范围广泛,且通常会涉及到大量的线下工作,因此往往会选择外包服务商进行合作,由后者开展特约商户推荐、受理标识张贴、特约商户维护以及受理终端布放、维护、聚合支付技术服务等工作。但伴生的问题是,外包商冒用支付机构名义不当推销、违规转包、商户风控不严等问题,也是收单市场中存在已久的顽疾。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就有拉卡拉、汇付天下、随行付、嘉联支付、银盛支付、合利宝等多家支付机构提示风险,公司存在被不法分子冒名违规展业的情况,有的诱导消费者开展App充值返现,有的则是向用户违规推销POS机具,甚至冒充工作人员身份诱导消费者信用卡套现等。

  “从日常对外包服务商展业情况排查分析,目前部分外包服务商为拓展市场仍存在虚假承诺、私下代收费用等违规行为。”正如嘉联支付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针对该情况,该公司的举措是,针对外包服务商管理建立完善的内控体系并严格执行,对拟合作外包服务商的准入进行严格审查,对合作中的外包服务商实行动态风险监测。

  一旦发现服务商存在违规展业行为的,视违规情况采取处罚措施,包括视情节进行罚款、扣除违约金、调降服务商评级、冻结分润、终止合作、上报行业黑名单、上报监管机构及报送公安机关等处置措施。

  微信支付方面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开展服务商等外包机构的规范经营与问题治理,是微信支付持续在做的事。近年来,微信支付已多次针对“冒用品牌”“代理团购”等典型涉嫌违规行为采取了多轮打击治理行动。在线索获取上,日常除商户、用户反馈等方式外,微信支付还设置了定期主动巡查等机制,不断加强对违规现象的核查力度,对于巡查中发现问题的,经核实后会采取主动关停权限、全面清退等措施。

  “外包服务商实际上是支付行业的毛细血管,是最底层的能够直接接触到商户的机构,所以重要性可想而知,从今年以来支付清算协会还有支付机构都加强了外包服务商的管理力度,这样做也是符合行业监管预期的表现,清除这类违规的服务商才能让业务发展更加健康。” 博通咨询首席分析师王蓬博评价,机构一方面要加强巡查力度,发现违规情况及时更正;第二则要保证核心风控系统在自己手中,多利用技术手段开展监控。

  “目前外包服务商主要存在擅自冒用持牌支付机构名义、诱导跟侵害金融消费者、区域代理商等顽疾。”苏筱芮同样说道,持牌机构需对症下药,从源头斩断外包服务商违规展业的空间,此外也要加大此类风险提示。

  消除机构间信息不对称

  众所周知,基于庞大的收单机构及外包服务商数量,盘根错节的外包关系、舍不掉的利益纠葛,收单乱象的整治道阻且长。

  谈及整治难点,正如王蓬博所述,非银支付机构尤其是互联网平台旗下机构的服务对象多为小微商户或个人经营者,普遍面临覆盖区域广、商户经营分散的问题,机构对商户的线下巡检需要多家外包服务商的配合,相应的管理也会存在和商户管理一样的难点;其次,从经营成本角度来看,有些支付公司为了多吸收商户,也可能降低对服务商的合规要求。

  前述嘉联支付相关负责人同样说到,外包服务商规模不一,部分外包服务商合规意识较为薄弱,且对其从业人员准入门槛较低,是外包服务商规范治理上的难点及挑战。

  正值规范、整顿、清理关键时期,在监管力度的一步步加强之下,要实现行业规范发展,需要多方的共同努力。

  就在11月22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发布了关于修订《收单外包服务机构登记及风险信息共享办法》的通知,为进一步完善外包服务机构自律机制建设,加强外包市场风险联防联控,提高打击套码套现行为的针对性,协会组织对《收单外包服务机构登记及风险信息共享办法》进行了修订。

  王蓬博建议,支付机构还是要认识到合规的重要性,在服务商的选择上,可根据协会的评级找到合规服务商,严格把控门槛,守住底线。

  苏筱芮则称,在外包服务商规范治理上,支付公司在早期阶段如何监测到外包服务机构的违规行为仍面临挑战,建议从行业层面共建合作机制,共享违规外包机构的负面信息清单,消除持牌支付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才能使得合规水平低下的外包服务机构被彻底驱逐出市场。

  北京商报记者 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