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风险“空窗期”,工伤待遇不能缺
发布时间:2024-02-24 19:57:15 来源:五指山市某某矿山设备客服中心 点击次数:311

  用人单位为职工办理参保过程中发生工伤事故,空窗期工伤保险中心以“工伤保险当月参保,劳动次月缴费生效”为由不予理赔——

  本报记者 赖志凯

  《工人日报》(2023年11月30日 07版)

  阅读提示

  职工办理工伤保险参保手续尚未完成缴费,风险在上班途中不幸出车祸死亡,工伤经人社局认定为工伤,待遇但在支付工伤待遇上,空窗期公司与工伤保险中心产生分歧。劳动这样的风险工伤该由谁来赔?

  李理(化名)所在公司为他办理工伤保险参保手续后8天,尚未完成缴费,工伤不幸在上班途中出车祸死亡。待遇

  经人社局认定,空窗期李理属于工伤。劳动但在支付工伤待遇上,风险公司与工伤保险中心产生分歧。工伤公司认为,待遇其已完成参保手续,应由工伤保险基金向李理支付工伤待遇。工伤保险中心认为,工伤保险系当月参保,次月缴费生效,公司尚未完成缴费,属于没有参加保险,应由公司支付。

  劳动争议仲裁裁决支持公司的主张,工伤保险中心仍不履行职责。李理家属诉至法院。近日,二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

  参保8天职工因工伤离世

  2019年2月9日,李理入职北京市顺义区一家公司并从事锅炉工工作。同年2月13日,公司为他办理工伤保险参保手续,并填写了《社会保险投保申报表》。

  岂料,第8天即2019年2月21日早晨6点,他不幸在步行去公司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身亡。而此时,公司尚未完成工伤保险缴费事宜。

  人社局认定李理所受伤害属于工伤后,李理亲属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请求裁决公司向其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费、供养亲属抚恤金等工伤待遇。

  经查,社会保险管理信息系统显示,李理本次参保日期与首次参保日期均为2019年2月13日。在12333自助服务一体机查询到的李理工伤保险参保信息,也是本次参保日期与首次参保日期均为2019年2月13日,参保状态为参保缴费。

  同时,可以查询到公司结算期为2019年2月的工伤保险单位人员应缴明细中无李理的信息,结算期为2019年3月名单则有李理的参保信息。

  据此,仲裁裁决确认公司已为李理缴纳工伤保险,并采信公司提出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相应款项的主张,裁决驳回李理亲属的全部仲裁请求。

  工伤保险何时生效?

  由于工伤保险中心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李理亲属诉至一审法院,请求判令该中心给付工伤保险待遇。

  结合双方陈述及在案证据,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作为弱势一方,在履行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完成劳动任务义务的同时,有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及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订立劳动合同或建立事实劳动关系,领受工作任务的同时,就存在受到事故伤害的潜在风险。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给予工伤或视同工伤职工以救治和补偿,既是工伤保险制度最初也是最核心的立法宗旨,亦是制定《工伤保险条例》的目的。在实践操作中,社会保险经办部门及用人单位应紧密配合,各自履行相应的职能及义务,力争缩短劳动者暴露在劳动风险“空窗期”的时间,进一步增强工伤保险保障的时间跨度与保障力度。

  该案中,在李理发生工伤事故伤害前,公司已向工伤保险中心提出为其投保工伤保险的申请。证据表明,李理发生工伤事故伤害时及之后数月,并不存在公司因主观原因停缴或欠缴工伤保险费的情形。各方当事人对公司向工伤保险中心为李理投保工伤保险和参报时间及工伤保险中心已经受理这一事实均未提出异议。

  12333自助服务一体机作为居民社保信息自助查询渠道,对社会公众具有公示效力,亦会使查询者获得主观信赖。工伤保险中心作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其在办理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投保工伤保险业务时的内部工作流程,以及其与相关部门进行核定、扣缴的衔接程序,作为行政相对人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无从知晓,故不能对外产生完全的约束力。

  因此,一审法院认为,工伤保险中心提出“工伤保险当月参保,次月缴费生效”的主张,没有制度支撑,也没有证据证明。该主张不能作为李理无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理由,遂判决工伤保险中心履行法定职责。

  工伤待遇取决于职工参保缴费时间

  工伤保险中心上诉称,根据社会保险法第三十三条和工伤保险条例第七条规定,工伤职工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前提是用人单位参加并缴纳工伤保险费。而李理参保缴费时间为2019年3月,在其发生工伤时用人单位并未缴纳工伤保险费,故其工伤保险待遇不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其作为工伤保险业务经办机构,在工伤保险待遇支付过程中,首要任务是通过省级社会保险管理信息系统对工伤职工参保缴费时间进行核实,确定工伤职工是否符合工伤保险待遇支付前提。经核查,李理为2019年3月参保缴费人员,其工伤发生在2019年2月21日,在发生工伤时其不属于工伤保险参保缴费人员,不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其工伤保险待遇。

  二审法院认为,依据社保管理系统记载的信息,可以认定公司为李理申报了工伤保险,且李理发生工伤事故处于工伤保险参保期间之内。虽然公司缴费时间晚于工伤发生时间,工伤保险中心不能以此否定李理已经参保的事实,其办理工伤保险的流程亦不能成为不予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依据。依据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即使用人单位未缴纳工伤保险费用,工伤保险基金亦可先行支付。由此来看,用人单位缴纳工伤保险并不是职工要求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前提条件,工伤保险中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故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赖志凯